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夢斷江南煙雨

Le 4 août 2017, 12:09 dans Humeurs 0

江南的雨已經纏綿了三日,至今仍然不肯方歇,如同我對你的愛。

 

你走的那日也曾下著雨,還記得當雨水混著淚水劃入嘴角後的苦澀,你一襲白衣,墨發三千隨風翻飛,絕然的轉身後只餘我一個飄然遠去的背影,我卻始終抓著你的背影不放,直到它成為我心中永遠無法抹去的殤。

 

江南總是帶著夢幻,帶著奇跡。寶釵橫翠鳳,千里香屏夢。雲雨已荒涼,江南春草長。沉沉朱戶橫金鎖,紗窗月影隨花過。與你相識是在一千年前,那時的你氣宇軒昂,容貌俊朗。石橋上的偶遇,你的淡然一笑,如同這令人沉醉的春風,已經深深地入了我的心。只一眼,我便已經毫無知覺地愛上了你。

 

煙柳畫橋,雲霧繚繞。之後,我便苦苦地在石橋上等候,任四季輪回,任日升日落,任雲卷雲舒,任水深水淺,你卻再也沒有出現……而我,一等就是一千年。

 

光陰已逝,歲月變遷,我在江南如畫的景色中迷失了自己。終於,又是陰雨纏綿的一天,我手執雨傘靜立在橋上,粉色的衣襟吹起,裙衣飄揚。我抬眸望著在煙雨籠罩下的世界,但見翠綠的遠山黛墨,錯落的街道小鎮,滌蕩的湖光水色,路上行人來來往往、匆匆而去。一切都顯得靜謐而和諧。

 

直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我的心再也無法平靜。我看見你打傘從橋上走過,你依然如我初見時一般,白衣飄揚,那張曾經無數次出現在我夢裏的容顏,此刻正漾著溫柔的笑。我看到走在你身側的女子,她眉目含笑,如花的容顏上是滿滿的幸福。你的手溫柔的攬著她的香肩,你溫柔的為她打傘,你溫柔的對她笑,你的眼裏只有她……我的心在那一刻,碎了……我看著你和她從我的面前經過,你沒有回眸,沒有看見我眼角的淚,沒有讀懂我心底的傷。

 

我自知我對你來說只是一個路人,一個生命的過客,而我卻把你放在了心底。風,猛烈的襲來,帶著刺骨的寒,雨傘被吹落的瞬間,我的心也跟著被吹落了。我就那麼地靜立在風雨中,任風雨無情地浸濕我的全身,任雨水模糊了我的視線,任你漸漸地消失在人海中。

 

終於,風停雨止。雨後的江南盡顯嫵媚,我抬起含淚的雙眸,只見山色空蒙,隱約顯出遠方黛青的山巒,綠的飄渺而雅致。湖水天空一樣緩緩展開,鋪向望不見的彼岸。雙燕歸來,呢喃著江南之美。

 

我在這樣多情華麗的江南煙雨中遺失了自己的心,我決定把它找回來。所以,我願再等上千年,來求得後世的相聚。

 

江南,等我。

理智地分析

Le 7 mars 2016, 05:21 dans Humeurs 0

偶爾,夏沐也會邪惡地想,古人專一那是因為他們遇到的人少,一生都呆在那屁大點地方,能遇見一個心動的就不錯了,自己何必為難自己,隨便選一個得了!可是轉念一想,這好歹也是初戀啊,怎麼能留遺憾呢?

雖說是不反對主動,但到底是顆少女心,夏沐偶爾也會幻想五月會像自己表白——沒錯,是五月,而不是五月中的某一個人。每當這時,甜蜜感膨脹的同時,罪惡感也在膨脹。夏沐會覺得自己談愛情是因為虛榮。因為自己不確定的愛情,夏沐愛上了剖析愛情,有時她很悲觀得認為大多數人終其一生都不曾遇見愛情。這樣下去,她遲早會不相信愛情,面對感情,迷糊一點比過度理智好太多。

如果不是同時遇見五月,夏沐應該也會做個在愛情面前迷糊的小姑娘。可她遇上了,於是,事情便朝著相反的方向發展。可她越是理智地分析,越是深陷其中找不到答案。

愛情究竟是什麼?大概這本就不該是她這個理科女該思考的問題。當高三日益逼近,夏沐終於決定暫且擱置這個難題。也許她慢慢就會發現她愛的其實只有五月中的一個人,也許她會專心愛上五月外的另一個人,也許不會。

對煙草商們說不

Le 26 novembre 2015, 09:25 dans Humeurs 0

  我一直不清楚,是什麼使自己對反煙這樁事產生了那麼不可理喻的、原教旨派宗教式的狂熱。是因為煙草早早地奪走了我大哥的生命?是因為看了兩個兒子小時候從學校帶回來的黑肺照片?是對那些給自己帶來不幸、也無可彌補地傷害了家庭與社會的癮君子們的不耐與不屑?他們明明知道有那麼多的科學證據,卻仍愚頑地以為自己是特殊的例外,或煙毒無可奈何的天之驕子。是對那些依賴香煙尋找靈感的作家朋友們,他們薄弱的意志力同他們以精神導師或靈魂工程師自居的身份差距過大,使我因失望而不滿?總之我對香煙,不再僅僅是心理上的厭惡而已reenex價錢。它已發展成一種生理上的自然反應。一聞到煙味,便開始頭腦昏脹呼吸加快。

 

      這樣的反應當然是可笑的。更可笑的是對人無分男女老幼賢愚敵友生熟,一有機會便大傳其戒煙之道。一九八四年十月,柏楊張香華夫婦及大陸一位小説家趁到愛荷華大學參加國際寫作計劃之便,來芝加哥舍下作客,我便在煙霧彌漫中喋喋不休地向煙不離嘴的柏楊傳了一個晚上的道!一直到柏楊打起呵欠說﹕『對于吸煙的害處,我可寫出這麼一本厚厚的書呢。』我才猛然醒悟,在我面前是同醬缸文化搏鬥了一輩子的老將,我這不真成了班門弄斧麼?在他們回去後不久,香華從台北來信說﹕『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柏楊戒煙了!』但我相信他的戒煙,多半是遵從醫生的命令,不是我傳道的功勞。

 

      在這之後幾年,一位年輕的台灣作家路過芝加哥,在我家過夜。第二天一早我開車送他上機場,路過一個小店,他問可不可以停車讓他去買包香煙。我說你吸煙嗎?他說吸呀。原來他的煙癮已發作多時,只是知道我反對吸煙,不好意思說出來而已。我在嘴上及心裡都連說抱歉。回到家裡同之群提起。她說我早告訴你別傳教,你不聽。現在好了,惡名遠播了reenex hongkong

 

      退休之前,我的辦公室正好夾在兩支大煙槍中間,其中一支是我的頂頭上司。這位煙癮十足的老兄,有一次一個人跑去歐洲旅行。回來後我問他玩得如何,他說很不錯,只是有一個晚上在火車上,同一個從休士頓去的破女人鬧得不太愉快。我問怎麼呢?他說那個女人因為她的小孩子咳嗽,便要他別在車廂裡吸煙。他說我才不理她呢,又不是不准吸煙的車廂。結果當然鬧得不愉快。就是這麼一個自我中心的人物,我不只一次地要他按照規定把房門關起來,以免煙氣外溢,讓別人吸二手煙。我想他在心裡頭一定恨得牙癢癢地,但也無可奈何,知道我造反有理,而且隨時可提早退休,不必太買他的帳。

 

      最近幾年美國國內反煙運動的成功,把癮君子們趕出了許多公共場所,而連連被告敗訴的煙草商們也把目標轉向國外,特別是亞洲地區。美國政府為了疏解政治遊說壓力,同時也為了增加外匯,利用強勢迫使各國政府敞開大門,讓美國香煙傾銷。這種行徑,實在同昔日強迫推銷鴉片的大英帝國沒什麼兩樣reenex好唔好

 

      在“對美國說不”之前,我想我們最好先對美國的煙草商們來一個大聲的“不!”

Voir la su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