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的雨已經纏綿了三日,至今仍然不肯方歇,如同我對你的愛。

 

你走的那日也曾下著雨,還記得當雨水混著淚水劃入嘴角後的苦澀,你一襲白衣,墨發三千隨風翻飛,絕然的轉身後只餘我一個飄然遠去的背影,我卻始終抓著你的背影不放,直到它成為我心中永遠無法抹去的殤。

 

江南總是帶著夢幻,帶著奇跡。寶釵橫翠鳳,千里香屏夢。雲雨已荒涼,江南春草長。沉沉朱戶橫金鎖,紗窗月影隨花過。與你相識是在一千年前,那時的你氣宇軒昂,容貌俊朗。石橋上的偶遇,你的淡然一笑,如同這令人沉醉的春風,已經深深地入了我的心。只一眼,我便已經毫無知覺地愛上了你。

 

煙柳畫橋,雲霧繚繞。之後,我便苦苦地在石橋上等候,任四季輪回,任日升日落,任雲卷雲舒,任水深水淺,你卻再也沒有出現……而我,一等就是一千年。

 

光陰已逝,歲月變遷,我在江南如畫的景色中迷失了自己。終於,又是陰雨纏綿的一天,我手執雨傘靜立在橋上,粉色的衣襟吹起,裙衣飄揚。我抬眸望著在煙雨籠罩下的世界,但見翠綠的遠山黛墨,錯落的街道小鎮,滌蕩的湖光水色,路上行人來來往往、匆匆而去。一切都顯得靜謐而和諧。

 

直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我的心再也無法平靜。我看見你打傘從橋上走過,你依然如我初見時一般,白衣飄揚,那張曾經無數次出現在我夢裏的容顏,此刻正漾著溫柔的笑。我看到走在你身側的女子,她眉目含笑,如花的容顏上是滿滿的幸福。你的手溫柔的攬著她的香肩,你溫柔的為她打傘,你溫柔的對她笑,你的眼裏只有她……我的心在那一刻,碎了……我看著你和她從我的面前經過,你沒有回眸,沒有看見我眼角的淚,沒有讀懂我心底的傷。

 

我自知我對你來說只是一個路人,一個生命的過客,而我卻把你放在了心底。風,猛烈的襲來,帶著刺骨的寒,雨傘被吹落的瞬間,我的心也跟著被吹落了。我就那麼地靜立在風雨中,任風雨無情地浸濕我的全身,任雨水模糊了我的視線,任你漸漸地消失在人海中。

 

終於,風停雨止。雨後的江南盡顯嫵媚,我抬起含淚的雙眸,只見山色空蒙,隱約顯出遠方黛青的山巒,綠的飄渺而雅致。湖水天空一樣緩緩展開,鋪向望不見的彼岸。雙燕歸來,呢喃著江南之美。

 

我在這樣多情華麗的江南煙雨中遺失了自己的心,我決定把它找回來。所以,我願再等上千年,來求得後世的相聚。

 

江南,等我。